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

国企腐败呈现的七大特点令人怵目惊心

日期:2019-07-30
在中国让百姓愤恨不已的各种严重腐败现象中,国企腐败则是重灾区,它与官场腐败、富豪腐败,构成了中国腐败的三原色。《半月谈》杂志:从近年来已公布的大案要案中,梳理出30例亿元级腐败案。其中国有金融8例、国企7例,约占总数的50%。国企腐败不仅占比腐败大案比例高,凸显的特点更令人触目惊心怵目惊心!

  一、国企腐败已到“明火执仗”的地步 

    2月10日,中央巡视组2014年第三轮专项巡视到的8家央企反馈情况公布完毕,令社会各界清晰的看到央企中“腐败蔓延势头还没有得到有效遏制”,央企的腐败现象已绝非个别企业、个别人的问题。

    1、通报的八家央企腐败到难堪。对中国国际广播电台、南方航空、中国船舶、中国联通、中国海运、华电集团、东风汽车、神华集团、中石化,这八家央企巡视中发现的腐败程度,竟到了十分不堪: 

    南航集团,营销领域贪腐问题多发,协调航线、编排航班、客货销售存在权钱交易、利益输送;干部选拔任用不规范不严格,存在买官卖官、带病提拔……

    神华集团,一些企业领导人操控重点合同煤审批权谋取腐败“黑金”,形成较大寻租空间;煤炭灭火工程存在利益输送“黑洞”,形成“链条式”腐败……

    中国海运。一些领导人员及亲友开办私人公司,依托中国海运经营同类业务,面上干工作,底下揽私活,吃里扒外。

    中国石化,不同层级、不同板块经营管理人员利用掌握的资源和平台,在工程建设、物资供应、油品销售、合资合作、海外经营中搞利益输送和交换……

    中国联通,有的领导和关键岗位人员利用职权与承包商、供应商内外勾结,搞权钱、权色交易;有的纵容支持亲属、老乡或其他关系人在自己管辖范围内承揽项目或开办关联企业谋利;有的在子女出国留学、就业等方面接受供应商利益输送;有的收受客户所送有价证券,收受贵重礼品等。

    中船集团,有的企业领导人员及其亲属违规经商办企业,从事关联交易,谋取不正当利益;有的企业建立的供应商体系比较单一,部分物资长期由一家供应商提供,或以各种理由指定供应商。

    东风公司,部分领导干部的亲属违规经商办企业、与东风公司存在关联交易,“靠山吃山”问题突出。

   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,专项资金使用管理存在风险隐患,个别部门发生套取国家财政专项资金等问题。

    华电集团,在选人用人工作中存在“带病提拔”和跑官要官、买官卖官等违规提拔、任用干部问题。

    2、严重的腐败是整个国企的普遍现象。“被巡视的央企无一例外都发现了问题。一批‘国企蛀虫’隐藏其中,吃里扒外、损公肥私,蚕食国有资产,已到了明火执仗的地步。”就在新华网2月10日的相关报道中,有一句话特别引人注意:“央企的腐败现象已绝非个别企业、个别人的问题”。说白了,严重的腐败是整个国企的普遍现象,腐败围猎国企“已到明火执仗地步”!改革已经将中国绝大部分经济变成了私有经济,只占中国全部经济总量百分之十几的国有企业,是承载社会主义的基石,可如此腐败的国企能担此大任吗? 

    二、“一把手”涉案是国企腐败的重色

    因国企“一把手” 权力高度集中,人钱物一人说了算, “一言堂”决策,不受制约的“一把手”,必然为贪腐埋下隐患。

    1、国企“一把手”等同官员。国企高管是“红顶商人”,更是准官员。一方面国企老总由组织部任命。其中,有53家央企的“一把手”直接由中组部任免,行政级别为副部级,中投、中铁“一把手”为正部级。有的央企领导还是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委。地方国企老总由省市组织部任命;一方面国企老总调党委、政府系统当官,不受所有制限制,这更凸显国企老总的与众不同,他们虽然叫企业高管(近年才这样叫),但实际就是官员。

    2、国企 “一把手”如同“土皇帝”。改开后的国企老总,权力大得惊人,能一手遮天。

    几乎“一人说了算”。上海医药(集团)有限公司原总裁吴建文先后担任新亚药业总经理、董事长,新先锋药业总经理,上药集团总裁兼新先锋药业董事长,在集团董事会和经理层,他几乎“一人说了算”。在职期间,吴建文共受贿35笔,涉案金额高达1187万余元。吴建文还通过挪用公款、隐瞒境外存款,牟取涉案金额高达5100余万元。

    权力大到不受任何制约。广发银行珠海分行原行长屈建国,因贪污受贿3200万,被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缓。对屈建国通过各种手段变相套取公款的行为,分行的副行长、中层领导并非不知情,却无一提出反对意见,最根本的原因是单位内,行长的权力大到不受任何制约。

    一句话能随意调动数亿资金。新广国际重大经济案件中,新广国际集团董事会仅3至4人,吴日晶不仅是董事长、公司党委书记,还长期代行总经理职权。“三权”集于一身,绝对说一不二,企业重大决策都由吴日晶个人说了算,吴日晶仅凭一句话、一个批示,就能随意调动数亿元资金.

    3、“一把手”纷纷落马成国企反贪特色。仅2003年至2012年,被抓的国企“一把手”数以百计,属央企副部级以上的高管,就达10人之多。2012年就有原内蒙古乾坤金银精炼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宋文代,辽宁省大连港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周永刚,原中国农业银行副行长、执行董事杨琨,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行长陶礼明等十大国企“一把手”落马。“十八大”后国企一把手落马更掀高潮:十八大至2014年9月15日67名,落马的国企高管中,“一把手”达38人。包括“十八大”新任中央委员、国务院国资委原主任、中石油前董事长蒋洁敏等。

    三、国企贪腐“窝案”惊天动地

    国企腐败出现的窝案连连,不仅造成企业整个管理层烂掉,甚至造成整个行业管理层烂掉!

    1、中国移动窝案名单越拉越长。中国移动集团党组书记、副总经理张春江因涉严重经济违纪被查,至2012年3月,至少有11名高管落马。进入2013年,窝案名单越拉越长:中移动副总裁鲁向东被查,中国广州移动总经理李欣泽被带走,天津移动董事长、总经理权明富落马,广东移动计划规划部总经理孙炼被“双规”,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广东有限公司总经理徐龙被检察机关调查。

    2、中石油窝案涉及之广前所未有。2012年,中石油总资产超3万亿元人民币,在世界50大石油公司排名第四。现中石油涉案人员职位之高、人数之广,其冲击波已超越6年前中石化总经理陈同海案。国务院国资委主任、中央委员、中石油前董事长蒋洁敏,中央候补委员、中石油副总经理王永春,中石油副总经理李华林等10名高管接受调查,一大批处级干部泥菩萨过河—自身难保。

    3、铁道部“窝案”引发强烈震荡。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自2011年2月被免职接受调查已超过一年半,其后,铁路系统不断“蹦出”涉嫌违纪和腐败的官员,至今,已有近20名副局级以上干部落马。

    4、民航窝案推到多米诺骨牌。民航局华北局局长、党委书记黄登科被“双规”后,原副局长宇仁录收受巨额贿赂移送司法机关;原首都机场集团公司总经理张志忠被抓。发改委民航处原处长匡新、原首都机场股份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黄刚被调查、深航总裁李昆因涉嫌经济犯罪接受调查,原南航总工程师张和平等7人被中纪委带走、大连机场集团总经理、党委副书记胡志安被纪委正式立案调查。

    至于,中粮窝案官仓硕鼠大如斗,继中储粮河南分公司总经理李长轩被双规,中储粮河南分公司百余硕鼠被夹。古井集团8件大案被提起公诉,查一案挖一窝。古井集团原高管已有11人涉案。仅2013年1-8月,媒体已曝光的10起贪腐“窝案”,就有357名官员被查办,至于接受审查的还有数以百计。

  四、国企贪腐涉案金额极其巨大

    1、动则贪腐金额上亿。仅“2009年度中国企业家犯罪报告”:2009年已基本查明涉案的3l位国企企业家犯罪涉案金额达34.0466亿元,人均涉案金额l.0982亿元。特大型国企云铜集团腐败案,涉案金额20亿元,就有70余人参与。腐败案认定金额与前面报道差距太大!此前曝铁道部运输局长、副总工程师张曙光在美国和瑞士有28亿美元存款,判刑只认定13起受贿共4755万余元。人民网《张曙光涉案金额追问》:何以有几百倍出入?

    2、“黄金大盗”私吞黄金135公斤。原内蒙古乾坤金银精炼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宋文代涉嫌挪用公款和贪污犯罪一案,宋文代被判死刑。法院认定宋文代侵吞、骗取公共财物价值高达6500多万元,挪用公款2100万元。主要赃款赃物清单包括:270万元现金、黄金134.151公斤等。

    3、贪腐到私吞整个国企。因国家严禁公职人员经商,中国水电集团昆明勘测设计研究院院长、书记等12个在职厅官,处级一人,出资注册私营“华昆公司”时,向工商局提供“提前退养”、“辞职”等证明。随后,未经评估审计、上级主管部门批准,就胆大妄为的将市值超4亿元,年发电量收入达7000多万元,属优质产业的大盈江水电站转给自己的私营公司。

    4、涉案金额轻松突破2000亿。丁书苗在2007年至2010年间先后为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、中铁十局、十三局、二十局集团有限公司等23家投标公司中标了50多个铁路工程项目,非法经营数额1788亿余元。也是2010年全国铁路投资总额(7074亿元)的四分之一。如果加上铁道部几十个副局级领导的涉案金额,能轻松突破2000亿大关。

   五、前腐后继直至将国有企业搞垮

    一些国企高官贪腐,更为让人难以忍受的是,不仅自己千方百计捞钱,还搞垮了整个企业,让大批工人陷入困境。

    1、兰炭在前“腐”后继中垮掉。兰州炭素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是我国两大炭素生产基地之一。兰炭长期占据全国约20%市场份额,上世纪90年代初期年上缴利税近亿元。就这样一个“明星”企业,由于巨额负债,不得不以公开拍卖方式将其控股的上市公司——海龙科技股份公司股权转让给民企,绝大部分原企业职工仅靠230元的政府最低保障生活,由此引发一轮又一轮上访。

    这是一起典型的企业老总前“腐”后继、上行下效、“竞相”贪腐、内外勾结造成的国有资产严重流失的腐败窝案。该厂厂长、董事长、总经理潘锡光,被金钱击倒。全国炭素行业协会会长杨立新,继任兰炭董事长、总经理,不仅收受贿赂,还擅自从银行贷款1亿元炒股,造成4967万元巨额亏损。兰炭两任主要领导腐败,带坏了一个班子,兰炭不论分管经营的副总经理,分管基建、技改项目的副总经理,就连分管党务的领导也直接“批条子”拿好处。整个班子互相利用、竞相贪腐,具体管采购、销售财务、销售、设备的领导及一些计划员、出纳员等,几乎能贪则贪。

    2、海兴成个人“取款机”搞垮企业。海兴旺科技有限公司为一家国有全资公司,老总、副总、采供部经理一起贪污、受贿,竟将一家本来前景很好的国有企业变成了个人的“取款机”。前不久,这3只“大蛀虫”分别被判刑。

    而国企改革中,那被改掉的40多万个国企,又有多少像兰炭这样的老总,为一己私利,而恶意搞垮了国有企业?还有一些高管利用国企改制,虚构事实隐匿国有资产,改制后又侵吞了多少国企。

   六、国企贪腐大案往往深不见底

    国企的贪腐案只要一出,就是大案、要案、惊天之案,深不见底之案。就如正在追查的中石油前董事长蒋洁敏腐败案,一时难见冰山全貌,更甭说整个石油系统的其他腐败。

    1、加油站有几十万张黑幕。重庆市涪陵区加油站117座(GDP超过涪陵的长寿区才42座),被称为“全国最密集加油站区域”。当地狂建加油站的原因之一,就是建好加油站就出售中石油、中石化,加油站的单价为1600万~2000万元。除去建加油站的土地成本、建设成本,每卖一座加油站,可赚800万~1600万元。这样明目张胆的坑骗国家,不仅在贵州、重庆、辽宁有,更是全国普遍现象。而哪个私人建加油站卖给中石油、中石化,没有腐败?建加油站贪腐,收购后的加油站腐败孳生,神秘港商吴兵就实际操控中石油8000座加油站。

    2、上万揭盖井全有腐败链条。一口生产井出油量达到90%不抽了,当作废弃井封起来;钻井后测井公司发现该井含油量不高,油井也会被封起来。如重新开采,就叫揭盖井。揭盖井对环境污染大不允许存在,可花五六十万元打点好长庆油田分厂、作业区、保安大队以及地方公检法系统负责人,便可以光明正大地搞定一口揭盖井,在用泥巴垒个院子就开采黑油,定边县政府还为揭盖井原油提供调运票据。2011年在定边县封存油井数量大约7000余口,仅民间掌握的定边县揭盖井保守估计就在800口以上。承包开采废井油的产量, 已占胜利油田年产原油3000多万吨的两成以上,而全国的揭盖井,最少有上万个,全是滋生腐败的温床。

    3、一些大案多年都没查到底.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案调查已超过一年半,至今,已有近20名副局级以上干部落马,可因刘志军引发的铁道系统的贪腐案还查不到底。中国移动系统的贪腐案,自中国移动集团党组书记、副总经理张春江因涉严重经济违纪2009年被查,至2013年7月,广东移动计划规划部总经理孙炼被“双规”,中国移动集团至少已有12名高管或相关者落马,案件还在追查。“一汽”百亿资金不知去向的贪腐案, 为追查此窝案,“一汽”已有200余高管被带走,还不知又追查出什么惊天大案。

   七、“一长制”导致国企老总家族化贪腐

    一些企业权力垄断化,导致高管将手中公权变成家族私权,通过家人“变现”谋取非法利益,也是国企老总贪腐的一大特点。监察部副部长郝明金:有的国企领导为亲属经商办企业提供便利条件。一人掌权全家迅速致富,‘个人腐’造成了‘全家腐’,出现了‘家族式’腐败现象。

    1、“受贿父子兵”。在查处的国企高管腐败案件中,出现了“老子一把手、儿子当掮客”的“受贿父子兵”现象。如,重庆能源投资集团原董事长侯行知的“父子受贿案”中,侯行知收受625万余元贿赂款,在其涉及的协调上市指标、工程项目承接、延长企业用电优惠、干涉人事提拔等14项犯罪事实中,经其儿子侯彧“牵线搭桥”的有6项,涉及受贿金额达374万余元。

    2、“全家被判刑”。在查处的国企高管腐败案件中,全家被判刑也屡见不鲜。如,涉及贪腐犯罪总金额3500余万元的山西阳煤集团运输部原部长张润明,犯受贿罪、贪污罪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,被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力终身。其子张瑜,犯受贿罪,判处有期徒刑4年。其妻穆巧娥犯掩饰、隐瞒犯罪所得罪,判处有期徒刑2年、缓刑2年。张润明虽仅为正处级干部,却掌管阳煤集团13万职工的生活后勤大权,以其小小头衔却贪污受贿巨额财产,其全家三口共同受审,也成该案一大特色。

    诸如此类国企老总的家人,利用其垄断性的权力做买卖,直至贪腐,这是有目共睹的普遍现象。在中央巡视组第三轮专项巡视对8家央企的通报中,“利益输送”“亲属子女违规经商办企业”“关联交易”等措辞反复出现。至于国企贪腐的其它手段,更是五花八门,不胜枚举。

    仅就上述这些骇人听闻的国企贪腐特点,还不足以让人们警醒?反思国企改革这30年的历程,习近平在参加全国“两会”安徽代表团审议时都怒斥:要吸取过去国企改革的经验和教训,不能在一片改革声浪中,把国有资产变成谋取暴利的机会。而无数反面教训证明,国企腐败势如大江决堤,根本就在于丢掉了《鞍钢宪法》。丢掉了《鞍钢宪法》规定的,坚持党的领导,坚持工人阶级管理工厂、管理国家的领导地位,国有企业的腐败怎么能避免?!

本文地址:http://aahello.com/n8904c37.aspx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0 | | admin |
相关新闻   
本文评论
姓名:
字数
    内容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