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

谷俊山“将军府”被彻底拆光:连根木头都没剩下

日期:2019-05-27

来源:凤凰周刊

记者|钟坚 编辑|崔世海

繁华落尽成一梦。军中巨贪、原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在老家河南濮阳的近日被拆除一空,原来雕梁画栋、装修豪华的几幢建筑群和院内园林被拆后,只剩下一片空地,和几株低矮的植物。而关于谷俊山用贪污所得建造的这座“将军府”的去留,多年来也成为内地舆论关切的话题,是将建筑群打造一个反腐教育基地,还是另外挪作他用,或是怎么处置?

现在已经有了答案。

谷俊山“将军府”被彻底拆光:连根木头都没剩下,家族别墅群尚未受影响

被拆平的谷俊山“将军府”,只剩一片空地。

当年“将军府”,今日皆成空

“河南濮阳,史称卫都,这座黄河岸边的中原古都,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出现一个奇特的人文景点——谷俊山的‘将军府’。”2017年,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制作播出八集大型纪录片《强军》中,官方首度以空中俯拍的方式,用镜头呈现了这座雕梁画栋的仿古建筑内景。

镜头虽匆匆一扫而过,却已尽显“将军府”的气度不凡。据称濮阳闹市区谷俊山的这座府邸,为其弟谷献军所建,当年以日薪三千聘请故宫匠人缩建,仿故宫格局建造,主楼三层,配楼两层,室内精美绝伦。“将军府”从2009年动工至2011年夏天方竣工,耗时三年有余。

四年后,“将军府”的主人,军内巨贪、原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锒铛入狱。2015年8月10日,解放军军事法院一审宣判,认定谷俊山犯贪污罪、行贿罪、受贿罪、滥用职权罪,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,赃款赃物予以追缴,剥夺中将军衔。

谷俊山案尘埃落定多年后,濮阳市区的“将军府”自此大门紧闭,鲜有人迹。“将军府”虽处闹市,但院墙高耸,外面的人很难看到里面的情景,当年这座高宅深院内,专案组查抄出大量黄金、美玉和茅台,一时引为奇谈。有好事网友常爬到围墙上,往内偷窥拍照。

按法律的规定,谷俊山的“将军府”已被没收,收归国有。但知情人士称,其最后如此处置,曾引起讨论,有人建议将其打造为反腐败教育基地,成为党员干部教育的一个现实标本,还有当地人士觉得可以作为政府单位使用,以因地制宜,节约资源。不过,谷俊山案资产罚没后,如何处置这座“将军府”很长时间内未有定案。

5月初开始,濮阳市军地双方组织大型机械和专人,对谷俊山“将军府”进行拆除。一段出现在网上随后遭删除的一段视频显示:尘土飞扬中,工人操控一辆挖机挥舞铁臂砸向房子外壁,很快樯倾楫摧,成为一片残垣断壁。如今,“将军府”内的建筑均被拆除一空,仅余环将军府的外墙和大门未被拆除。

“(里面)只剩下一片空草地,连根木头都没剩下。”“将军府”被拆半月后,濮阳华龙区摄影师米尔(化名)特地骑着电动车跑到现场查看。“将军府”院墙仍保留如初,有普通居民楼1层半高,大门紧闭,他骑车环绕一周,都没有看到进口。登上边上商业中心万家360广场的6楼,从窗户往下望,才清楚地看到,“将军府”早已面目全非,里面光秃秃的一片空地,“跟原来在网上看到的将军府照片完全不一样。”

拆平后的谷俊山“将军府”原址,留下横竖几道楼房的建筑印痕和几株绿松,空旷的平地四周,被清扫一空,露出原本刷在墙上“挥动激情、放飞梦想,发扬体育精神”的宣传口号。

“拆除的事没有通知村里,可能是政府哪个部门或者军分区牵头拆的。”东白仓村现任村主任谷令春说。但谷令春的说法,记者未能从军队和地方相关部门获得准确信息。

据谷令春介绍,上世纪八十年代,这里原本是濮阳市一所私立学校,后来谷俊山的弟弟谷献军将此地征用后,用来为他哥建造“将军府”。

谷俊山“将军府”被彻底拆光:连根木头都没剩下,家族别墅群尚未受影响

被拆平后的谷俊山“将军府”。这里早年是一所私立学校,四周院墙的标语还在。

谷献军是谷俊山的小弟,是原东白仓村村书记,在一本《东白仓村志》中,谷献军还是东白仓村村志审定委员会编委,在村志“建国前后省军级以上干部一栏中”填写着“谷俊山”。

家族别墅群尚未受影响

距离谷俊山“将军府”走路5分钟的距离,是谷氏家族在黄河路的别墅群,马颊河边这一片7幢豪华别墅群住着谷氏几个兄弟姐妹,几年前因为谷俊山鸡犬升天,从商经营积累了大量财富。谷俊山案发后,其弟谷献军归案。谷令春说,这个别墅群的地早被谷献军的公司占用了。

从外面同样看不到里面的内景,但有几处被租出去,成了月子中心、旅店等经营场所。谷俊山的“将军府”被拆平后,谷氏家族的别墅群似乎没受到影响。濮阳市华龙区城管局的一位官员称,早年也接到村民反映谷献军占用村地建造别墅的举报,但这个事情太大,不了了之。

谷俊山“将军府”被彻底拆光:连根木头都没剩下,家族别墅群尚未受影响

离“将军府“不远处是黄河路马颊河谷氏家族的别墅群,高宅深院。

谷俊山入狱,谷氏家族商业版图崩盘,但谷家在当地势力仍盘根错节。东白仓村所在的中原街道办事处辖下的王庄村,距离东白仓不过数公里路,一位村干部并不愿过多谈及谷家的事,他回复说“不太好说”。有村民觉得装修考究的“将军府”被拆平,有些可惜,“毕竟是花了几十(百)万的钱建起来的”,但他也说“这不是咱考虑的事情”。

 

 

本文地址:http://aahello.com/n8530c67.aspx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0 | | admin |
相关新闻   
本文评论
姓名:
字数
    内容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