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

人类最早的祖先来自非洲

日期:2018-11-08

开 篇

中国人来自哪里 ?谁是我们最早的祖先?

这个问题,必须从远古人类出非洲开始讲起。早在1871年,达尔文在《人类起源及性的选择》中就写道,“人类的早期祖先曾经生活在非洲大陆,而不是别的地方。”但是,正如“人类是‘猴子’变的”这一命题曾经引起几乎全人类的抵制一样,人类——包括中国人——来自非洲,最初也同样不会为人们所顺利接受。

然而近一个世纪以来,陆续发现的远古猿人化石,尤其是东非的猿人化石,无可辩驳地证实了这个事实。

于是,科学家据此推测出了这样一幅图景:较早前的发现是,自“人类”从200万年前走出非洲,进而散布在各地之后,我们的先祖就各安其所,各得其命,他们在旷古洪荒的原野上采摘,在泥沼溪流中渔猎,在幽暗的岩洞中繁衍,生生不息,延绵至今。

然而,正当这一图景渐渐为学界所接受之时,科学家们又有了新的发现:15万年前,人类曾经拥有一个共同的“非洲祖母”,今天的所有人都是她的后代。我们的先祖从东非出发走走停停,直到6万年前才到达东亚南部,而后渐次进入到我们如今生息的这片广阔大陆。

炎黄子孙的拜祖大典仪式

中国人从非洲来,与我们是“炎黄子孙”的说法其实也不矛盾。在20世纪20年代的考古发现后,我们一度曾有新的答案:我们来自“北京人”。但是后来水帘洞人的发现,证实我们跟北京人没有血缘关系。

反而是“炎黄子孙”这个说法,隐藏着远古人类自西部进入中国大陆的事实:昆仑神话中的汉藏民族远古图景、汉藏语系中的语言传承密码……所谓炎帝、黄帝,大约就是远古青海一代古羌部族的首领。

我们的迁徙路线图正越来越清晰,但科学家们却并永远不会驻笔,人类之所以成为人类,或许正在于他从不会停止从各种角度探索一个命题:我们从哪里来,又向何处去。

入中国记

黄色人种的近祖之一,是3万~4万年前出现在中亚或南西伯利亚的Y染色体M242,它是M45的后代,他们被天山阻挡后,转向中亚和印度,然后一部分人移民进入了美洲。这批移民至少分为三批,在不同时间到达美洲:第一批是3万年前,由中亚来的部分人走过白令陆桥,到达美洲后南下,成为南美和北美南部大部分的印第安人;第二批在2万年前,从南向北经中国东北到白令陆桥,占据了北美北部;而大约3千年前,爱斯基摩人和阿留申人从白令海峡到美洲,是第三批。

人类Y染色体迁移分布图

另一支近祖M175,则继续沿着喜马拉雅山南麓向东、向北迁徙,绕过中南半岛进入中国,他们是从东非来到东亚的第二波亚洲人:晚亚洲人,也就是黄色人种,他们的扩散速度很快,从西亚进入印度河流域,穿过南亚次大陆北端,大约3万~4万年前到达东南亚地区,只用了棕色人1/5的时间,在两万年前的玉木冰河盛期,黄种人进入中国,由南往北分布,整个扩张开来。

由于棕色人种到达较早,最初到达的黄色人种还没有能力和棕色人种抗争,后来黄色人种逐渐与棕色人种争夺地盘,由于黄色人种先进入了新石器时代,在技术和体力上都占优势,他们逐渐得以对棕色人种进行屠戮和驱逐。

尽管这一事件已经非常久远,我们仍能从考古或者历史记载中发现蛛丝马迹,和DNA的分析结果暗合——在商代的人骨材料中,我们可以发现棕色人种的成分,殷墟的祭祀坑里有大量异族俘虏的头骨,其中很大一部分可能是棕色人种;同时地方史料记载,清代广东官宦家庭曾养过“小黑人”;在台湾,最早到达的南岛语系原住民有着灭绝“矮黑人”的传说。这些传说或史料,都是对这一事件的历史记忆。黄种人对棕种人的屠戮和驱逐导致现在东亚人群中,棕色人种的标记M130非常少见,但现在仍存在的少量棕色种人可以证明他们曾经的历史——比如菲律宾吕宋岛中部、马来半岛北部的山地、安达曼群岛的亚洲黑人,印度半岛的达罗毗荼人。

X 女孩

此前,线粒体DNA检测结果还表明,非洲来的人类没有与其他古人类通婚。但在2011年,古人和现代人细胞核DNA的重新分析对比表明,大多数现代人,都携带了当地古人类的DNA痕迹。

事实是,现代人的祖先在10万年前离开非洲后,先后遇到了尼安德特人与丹尼索瓦人,并与之交融繁衍。

根据骨骼骨架重建的尼安德特人标本图

尼安德特人,简称尼人,因发现于德国尼安德特河谷的人类化石而得名。30万年前,尼安德特人生活的足迹,曾遍布整个欧洲和亚洲西部。并且经历了此后的几次冰河期考验。但在2.8万年前,尼人却消失了。

现代基因组测序研究表明,大约10万年至5万年前,尼安德特人曾在中东地区与走出非洲的早期现代人发生过交融,而后,他们的后裔散居欧亚各地。

至于丹尼索瓦人,那是3万年前上一个冰河时代的神秘人类种群。2008年,在西伯利亚南部阿尔泰山脉的丹尼索瓦洞,科学家们发现了一些人类的牙齿和指骨,一同发现的还有一些装饰品和珠宝。

指骨的主人,是一名5到7岁的小女孩,她被称为“X女孩”。其DNA检测结果显示,她既不是早期人类,也不是穴居人,而是一个此前未知的人类种群。这一发现,意味着人类族谱至少有3个截然不同的成员:现代人、丹尼索瓦人和穴居人。

丹尼索瓦人在身体结构上与穴居人和现代人存在差异,但他们也是用两条腿直立行走。他们的牙齿,与100多万年前灭绝的直立人等生存年代更为久远的人类祖先类似。

丹尼索瓦人画像

之后,科学家们从新几内亚地区的居民中取得基因样本,对比发现美拉尼西亚人至少有4%~6%的基因来自丹尼索瓦人。而东亚大陆上的彝族,受丹人血统影响也较大,与美拉尼西亚人相当——东南亚人群普遍与丹尼索瓦人有亲缘关系。

这意味着,当时他们一定在亚洲广泛分布。然而丹尼索瓦人对中国人(北京组)、日本人等的血统贡献,则小到可以忽略不计,极为微弱。

从西伯利亚到中国

证实远古人类曾从西伯利亚南下进入中国的另一个证据,是宁夏水洞沟遗址发现的石叶石核。

在旧石器时代早期,古人类使用的石器,无论东方还是西方,通常都比较粗糙,且修理加工简单,北京猿人遗址也属于这一时期。

但在旧石器时代中晚期,东西方文化面貌出现了较大差异。普遍认为,当4万年~5万年前,欧洲旧石器向具有中石器时代特征的狭长细石器形状过渡时,东亚大陆同时期的石器技术,仍然停留在旧石器时代。1923-1924年,考古学家在这里发现了石叶石核,它既具有华北旧石器的传统,也包含了欧洲旧石器的风格。人们由此联想到,这是否可以说明它与西方文化有联系呢?生产这些石叶的人群,是否来自西方?

当他们详细观察了阿尔泰地区、中亚几处重要旧石器中晚期遗址的标本后,终于信服:水洞沟人的源头在北边,确切说在西北;阿尔泰地区和中亚即使不是水洞沟先人的始发站,也是重要的驻足地。

水洞沟古人类居住遗址

在这里,8万年前就出现勒瓦娄哇技术与石叶技术的混合体,前者最初发现于法国巴黎近郊勒瓦卢瓦-佩雷的一种石器制作技术,因为在打下石片之前,要对用来打石片的石核进行精心的修理,所以也称为修理石核技术。

修理后的石核像个倒置的龟甲。打下的石片薄而规整,常常不加修整便可当作工具使用。石片背面布满石片疤,台面上也有许多小疤片,这些是修理石核留下的痕迹。

因此,在遥远东方的水洞沟遗址中发现修理石核技术,无疑是当时的震惊性新闻。

5万年前石叶的生产,已是如此系统、成熟和规范,一些产品与水洞沟的出土物惊人地相似。不仅如此,在丹尼索瓦等遗址,还出土了精美的刻有螺旋条纹的鸟骨和带有钻孔的兽牙、石珠、骨珠,最令人惊喜的是,这里竟然还找到了用鸵鸟蛋片制成的带钻孔的环珠,而这正是水洞沟人最明显的族群特征。

由此,一条伴随着石叶工业扩张的人类迁入中国之路渐渐清晰:大约在4万多年前,最早在西亚欧洲出现的石叶工业开始扩张,首先扩散到南西伯利亚;在距今约2.5万年前,石叶工业又逐渐演变成细石器工业,开始在远东地区广泛传播,先后进入蒙古、东北、日韩和新疆,最后到了宁夏水洞沟。甚至,近些年在中原腹地也发现了石叶工业遗存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aahello.com/n4907c37.aspx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0 | | admin |
相关新闻   
本文评论
姓名:
字数
    内容分类